获捐肾续命‧人日生日忆恩情‧少年感谢父赐2次生命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8-02
获捐肾续命‧人日生日忆恩情‧少年感谢父赐2次生命(霹雳.太平15日讯)因双肾衰竭而险些丧命的19岁少年黄国鸿,自去年3月获得父亲捐出的一颗肾续命后,已逐渐康复,但仍需服食补肾药和不时到医院接受观察。适逢週六是农曆正月初七“人日节",黄国鸿想起父亲当初瞒着他捐肾救儿一事,就十分感动,并让他深深体会到“母爱深似海,父爱重如山"的道理。他说,父亲生他、救他,等于给了他两次生命,虽然父母的恩情他一世无以回报,但他已立愿,会在父母有生之年好好报答他们。华人农曆正月初七是“人日节",民间传说指这天是“人的生日",而这一天也是黄国鸿的第二个生日,他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很多人说生命没有Take2,但全靠父亲捐出的一颗肾,让他有机会二度重生,活到今天。黄国鸿指出,两年前他被诊断双肾衰竭需洗肾后,日日洗肾造成他双眼视线变差,让他一度感到无助,想到自己可能从此无法完成汽车维修课程的梦想,心里甚是愁苦。“我医院家里两头跑,天天不是在睡觉,就是在自怜自艾的痛苦中度过,朋友的喜乐、食物的美味离我好远,我感觉世界不再美好。"黄国鸿说,看见自己的健康一天天衰退下来,他开始害怕死神,深怕自己与家人即将阴阳分隔;再想到自己还有许多事情未做,许多梦想未完成,就很不甘心。不知捐肾人是父亲“待在医院洗肾房里,寒风彻骨,眼见肾病患者脸无血色的痛苦呻吟,但大家都没有轻言放弃生命,都肯接受艰辛的治疗,这一切鼓舞了我,让我更加坚强对抗病魔。"他称,没想到在他振作以后,父亲黄志强(48岁)有一天突然告诉他,有好心人捐肾给他了,可是父亲只字不提好心人的身份,只嘱咐他安心动手术。“我当下听后真的很感恩,感谢上天对我`开恩’,让我有机会重生。"直至在动肾脏移植手术前的两个月,黄国鸿才从拿督何章兴的口中得悉,原来好心人竟是他的父亲,顿时教他悲喜交加,喜的是他得以重生全靠父亲,忧的是父亲瞒着他捐肾,万一父亲将来的健康受到影响怎幺办?他应该接受还是拒绝?他完全没有了主意。“我只记得我抱着母亲一直哭,整整一个晚上无法合上眼睛,在那一刻我深深理解到,甚幺叫父母恩情海样深。"最终,黄国鸿接受了父亲的安排。“是父亲给了我两次生命,这个恩我用上一生也无法回报完。我告诉自己,在他们有生之年,我一定要报答父母的恩情。"大病初癒后,也让黄国鸿从中领悟到,一个人所拥有的一切并非理所当然,拥有的就要珍惜,有福就要惜福,千万别做伤天害理的事,令父母忧心。儿正常生活是最大酬劳黄国鸿的父亲黄志强说,捐肾给儿子是他此生所做的最有价值的事,看见儿子手术后能正常生活,他感到很安慰,这就是他捐肾的最大酬劳。“儿子能够重生,我内心的感受是五味杂陈,我很感谢捐助儿子医药费的热心人士,他们的大恩大德是我和孩子此生难以回报的最大恩惠。"提到自己的健康,他披露,儘管捐肾后健康已大不如前,但他对生命已有了另一个新的看法。“当一个人即将死亡时,会感到眼前的一切即将失去而相当珍惜,所以,我们在世时应该珍惜每一分每一秒。"他说,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,家人的相聚与关爱才是最重要的,很多人因为忙与盲而忘了家人。他藉此劝戒世人要珍惜家人,孝顺父母,关爱儿女,因亲情是生命的无价之宝。另一方面,黄国鸿的母亲王珠茜(47岁)说,国鸿的手术虽成功,但还是容易受到细菌感染而伤风咳嗽,一旦受到感染就要马上到医院检查。“照顾孩子是母亲的责任,在国鸿生病时,我日日寝食难安,体重也下降至45公斤,现在国鸿病情好转,我终于可以吃得饱睡得好,体重也恢复到52公斤了。"她还说,国鸿在手术后竟来个第二度发育,身材高了好几吋,体重也增加不少。换肾甦醒最想见父亲黄国鸿说,2012年3月,他和父亲一同到了吉隆坡中央医院接受肾脏移植手术,在甦醒的一刻,他最想见到的就是父亲。他说,父亲在手术后几天即可下床,还和母亲隔着玻璃来探望他,当时,他看着父亲,心里百般滋味在心头。“还好父亲在手术后,身体还很健壮,让我放下心头大石。"他说,许多人在年少时不知愁滋味,也从不站在父母立场着想,结果一些少年人白白虚度年华,有的更罔顾性命在路上飙车,一些少年甚至因无法面对课业的压力、感情的困扰而选择放弃生命,教白髮父母哭断肠。“重生后,我想的、看的,已和以前不同了。"黄国鸿披露,很多人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生命的可贵在于它无法Take2,所以每个人在有限的生命中,应好好享受当下及感恩所拥有的一切。他也要感谢捐助他医药费的热心人士,当他认为世界不再有希望之际,是这些好心人的一道光芒填满了他失落与绝望的心灵,并引导着他走出阴霾。需长期服药学电脑盼找工自立黄国鸿称,过去他因为语文能力弱而无法跟上课业,被迫在初三辍学,双亲当时不想他当无业游民而安排他到新板一修车技术学院上课。“我当时是抱着玩乐的心态学习,可是重生后,我不想再浪费生命,很想回到校园读书。"由于黄国鸿需长期服食补肾及血压药,且不可以曝晒,所以从事电脑工作最适合他。“我报读了为期一年半的电脑平面设计课程,现在已学了半年。我希望在完成课业后能自力更生,赚钱让父母可以安享晚年。"他提到,换肾后他尚需到医院接受观察,只好与堂姐住在吉隆坡减少舟车劳顿。“我身体的免疫力已逐渐上升,服食的药物也慢慢减量了。目前,我早晚只需服用7粒药丸,到医院接受观察的日子也不再频密。虽然现在还得戒口,吃的是粗茶淡饭,但我已很感恩了。"光明公益金拨4万送暖配合蛇年农曆正月初七人日,本报《光明公益金》再拨出4万7221令吉义款,由记者移交给黄志强父子,并祝福他们重生及人日快乐。此外,为父子俩筹获23万4968令吉义款的何章兴,也在週五邀请光明公益金代表见证移交仪式。他过后向来自十方捐款的人士道谢,并指民众的热心成就黄家的重生。黄国鸿是于2011年被证实患上肾病,他的父亲黄志强不忍见他长期需洗肾受尽折磨,决定捐肾救儿,但却苦欠庞大的手术费。所幸获得国阵保阁亚三协调员何章兴的关注,为父子发动筹款运动,并动用3630令吉的协调员津贴,登高一呼向社群筹款。《光明公益金》也在第一时间献暖,详尽报导两父子的际遇而引起社群关注,在短短两个月内为他们筹获医药费。父子俩于去年3月到吉隆坡中央医院进行肾脏移植手术,手术成功,父子俩的身体状况良好。/报导:陈月菁‧2013.02.15